上海人被捧出來的優越感

記得我說過我很珍惜發言權這件事,大多時候言論自由的前提是政治正確,講出口的話要符合普世價值才不會被幹到爆。既然言論自由已經成為奢侈品,我退而求其次,拜託各位把發言權留給我好嗎?可惜事與願違,我常因身份被剝奪發言權。還沒開始筆戰呢,敵方先給我扣帽子:

「妳是中國人,所以妳幫共產黨說話」。
「妳是上海人,所以妳有莫名優越感」。
「妳是紐約人,所以妳不懂人間疾苦」。

俺跟你一樣是地球人啦!

昨晚,我在豆瓣上又被網友扣帽子,奇怪捏。辯論進行十分鐘,我略佔上風,對方突然來一句:「妳是上海人,難怪瞧不起我」。親愛的,你邏輯不好,跟你是外地人沒關係。我不是瞧不起你,純粹是覺得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看來生在上海是原罪,世人對我們偏見不少。可我想起曾經聽過的一句話:「嚴重偏見的存在,除了檢討他人,也該檢討自己」。我摸著良心捫心自問,若要否認上海人沒有優越感,那是騙人的。我們為啥會覺得自己特別屌?本宮思考了一下原因。

首先,不少老鄉認為上海人是摩登的代名詞,有品味有文化跟那些外地人不是同一個檔次。上海是中國最早的通商港岸,最早接受西方文化的城市。套用一句我爹的話:「夜上海歌舞昇平的時候,香港還不知在幹嘛呢!」。言語之間,滿滿的都是身為上海人的傲氣。

但是爹還說了:「上海的先進,除了早期資本主義鼓舞著我們競爭、努力外,很大一部分靠的是地理位置佳」。這跟買房是同樣的道理,地理位置決定了一切。假如我們四面環山,我們還能洋派嗎?

接下來我想談談價值觀。根據很多人的價值觀,洋派就是好。例如周立波的咖啡大蒜論:「我們是喝咖啡的,你們是吃大蒜的。」咖啡比較高尚的論點,也是被西方人洗腦洗出來的。大蒜就從營養價值來說,遠超於咖啡。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一位上海老鄉跟外地人吵架:「當你還在騎毛驢的時候,老子已經有車了!」會以代步工具當攻擊點,是建立於「開車一定比騎毛驢好」的觀念上。雖然坐車裡比騎毛驢舒服多了,但不代表就可以合理化攻擊行為。「我比你有錢,所以你比我差」,那是很單薄的價值觀。

每個人的價值觀都該被尊重,但是我認為價值觀應該是多面向而不是單面向的。上海西化的早、比其它城市先進。導致不只是上海人,其餘中國人、國際間,都認為這是「美好」的象徵。說到底,上海人的優越感,是由整顆地球一起堆積出來。迪士尼選擇了上海、一堆知名外企選擇了上海、黨中央把大量資源給了上海。

當外人批評上海人不該有優越感的時候,上海人納悶了:「不是你們說,有錢的是大爺嗎?」。大爺一定會自我感覺過度良好。只要地球人的價值觀都建立於資源多寡時,相信我,上海人的優越感必然不會消失。

我們比外地人有文化,那是我們教育資源多;我們的城市比外地先進,那是我們國家資源多;我們比外地人有品味,品味是靠錢砸出來的;我們比外地人有素質,素質是在脫離貧窮後日積月累而來的;我們比外地人有遠見,還是他媽的因為資源多。

上一次我與城邦老大何飛鵬社長見面時,他問我是否還了解中國,畢竟我離開時只有十歲。老實說,我是離開中國後才開始了解祖國的。小時候大人每天灌輸我「全中國上海最棒」、「外地人如何如何不好」。別說農村人了,連隔壁蘇北人在我們眼裡都是垃圾。只要對方講上海話有口音,大人會把我拉遠遠的:「妳別跟他玩」。

一出國,我才發現原來中國那麼大!外地人不是傳說中的不好,他們只是比較缺資源。撇開資源這個層面,我覺得我很多地方還不如別人呢!我不及我的福建同學吃苦耐勞,我不如我的廣東農村朋友孝順,我也沒有東北朋友敢衝敢幹的精神。於是我學會了謙虛,放下了我的優越感。

放下優越感沒有那麼容易。只要還生活在中國、生活在上海,這個觀念就很難改變。當全中國人民都以金錢至上,只在乎物質不在乎靈魂,那麼上海人還是會繼續眼睛長在頭頂上。那都是你們捧出來的啊!!我們需要從下一代著手,讓他們知道,吃大蒜和喝咖啡沒有高低之分,純屬個人喜好、飲食文化。

至於上海人排外,那是另一個故事。有人敲碗,我再寫一篇。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