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怨婦的日常

我的工作狂老公

我有位女性友人,整日抱怨她老公好廢沒有上進心。她語畢換我對她哭訴,班長的工作狂症頭好嚴重。俺認為,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工作狂,不是看他的工作時數有多少,而是取決於他對工作的態度。班長對待他的工作,是用生命在燃燒。

他的職業是商業顧問,專長是銷售策略與數據分析,能言善辯是他的最強技能。這份工作很適合他,充滿挑戰、每天吵架、待遇不差。俺發自內心讚嘆班長的老闆,為我的婚姻做出巨大貢獻。班長每日要講話超過兩萬五千字,不講滿他渾身不舒暢。還好他有工作,不然這兩萬五的字數全都留給我,我一定把他轟出家門。

由於班長的工作性質,必須每週一大清早飛往另一個城市出差,週四半夜回到家。星期天的夜晚,他總會惆悵:「我明天不想上班」。嘴巴是這麼講,可我從沒見過他無故請假,一天病假也不曾請過。「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是要爬起來去上班,吊著點滴開會也沒關係」,班長如是說。

他有時週五在家工作,電話會議的過程中,他聚精會神、口沫橫飛。貓助理常被他宏亮的聲音吵得睡不著,敲我房門拜託我收留。為了增加與主管、同事、客戶的辯論勝算,我們週末的夫妻閱讀時間,他看的全是工作相關書籍以及辯論技巧大全。

班長很擅長將工作全方位滲透進生活,例如我們窩在沙發上看 Netflix,《紙牌屋》的邪惡男主角突然來一句:「If i can’t get your loyalty, I will have your obedience.」(如果我得不到你的忠誠,那我就要你順從)。班長立即按暫停,來來回回地重複播放。「我好喜歡這句話,真霸氣,今後我也要對我的下屬這樣。」

我的媽呀,真心為他的下屬感到哀傷。記得有次我們參加他的公司聚會,遇見一位班長的下屬。那孩子很討人喜歡,樣貌清秀,紅脣齒白。要不是本宮身為優良好人妻代表,真想把他吞下肚(喂)。孩子把我拉到一旁,小心翼翼地問:

「您與班長結婚是啥滋味呀?」
「希望他常出差的滋味。幸好,我一週只見他三天。」
「您真好命,我一週見他四天。」

回家路上我勸解班長:「對下屬不要那麼嚴格,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睜開眼睛滿腦子想的都是工作。同事之間,互相尊重學習,多一點寬容下屬會更喜歡你。人在職場混,討人喜歡還是很重要的。」

班長近兩年還是一樣工作狂,但比較人性化了。我們每次見到什麼好吃的,他都會想給客戶、主管、下屬帶一份。他也不再要求共事者必須跟他是同道中人,共同把靈魂獻給工作。每個人喜歡的事物不一樣,有些事情強求不得。

從前他可不是這麼想。他看新聞報導,某孩子因課業壓力大睡不安穩,班長一臉困惑望向我:「讀書為什麼會覺得苦?課業壓力大,認真讀就好了呀。讀書很快樂的,我很喜歡上學」。這邏輯很像我爺爺最熱衷的事情是發表學術論文,他不能理解為啥他的學生都害怕寫論文。我爹最大興趣愛好是背字典,無法理解我背字典怎麼會覺得枯燥乏味。

今後我想出本書,書名都想好了,《與學霸一起生活的苦逼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