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婚姻保障的不是愛情

自婚後,我與已婚朋友們之間的話家常主題都圍繞著婚姻打轉(一起罵老公很紓壓)。我們都曾聽說過「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可我不這麼認為。愛情本來就會自然死亡,只是時間早晚。你不結婚,不代表愛情就可以天長地久。同樣的,你結了婚,也保護不了愛情。

我們年輕時許下「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有了人生歷練後會明白,能做到後半段已該知足。一心人就免了吧,只有死人才能拍著胸脯保證自己絕不變心。對伴侶以外的人心動,很正常,重要的是怎麼處理這一份悸動。

人世間最不可靠的就是愛情,因為它不受任何東西保障。婚姻保障的不是愛情,是權益。

前幾日俺被人挑戰:「妳才結婚兩年,妳懂什麼?」

喔,我登記結婚隔天一大早什麼都懂了。那日早上八點多,班長從抽屜拿出一大疊文件對我說:「妳從前只是我的女友,現在是我的配偶,我的第一順位繼承人。我有這個責任向妳交代某些事。」接著一一向我說明:

「這是我的所有股票、基金帳戶。妳是我老婆,萬一有急用,可以去領出來。」
「這是公司幫我買的人壽險,如果我發生意外,千萬別放過保險公司。」
「這是我在公司工作多年符合的退休金額度,資料要保存好,六十幾歲用得到。就算我用不到,可妳用得到,配偶可以共享。」
「這是我每個月繳付的國家退休福利金文件,文件放在哪兒,妳要知道。」

昨晚你儂我儂,一覺醒來新婚人妻被文件淹沒,這是什麼這就是婚姻啊。他晃著我的肩膀說:「給妳保障,是我對婚姻的承諾,說再多的『我愛妳』都只是空話」。

幹,突然覺得老公有點帥。

不要覺得怎麼談的都是錢,婚姻髒髒好現實。孩子,婚姻生活原本就是一堆金錢堆砌起來的。早上睜開眼,想的都是怎麼生存下去。錢,是我們在這個現實社會立足的根本。小白兔的婚姻生活都不怎麼美好,粉紅泡泡太多,容易幻滅。

人為什麼要結婚?為了生孩子綿延子嗣?生兒育女不該跟婚姻綁在一起,結婚不代表就一定會生孩子。婚姻中的男女男男女女(繞口令嗎),圖的是一份安定感,知道自己的權益是受法律保護的。每晚被他呼聲打擾的是我,為他做牛做馬的是我,今後推他出去曬太陽的還是我。重大決定權及財產繼承的第一順位,自然是要落在本宮這兒。

曾經有位苦逼的離婚人士告訴我:「結婚那會兒,我什麼都不懂。離婚那一刻,我什麼都懂了。從前擁有過的一切權益,那些被我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夕之間都煙消雲散。幸好,我能提出贍養費,養個孩子不容易。更幸好,在他不想繼續對這個家負責的時候,我知道該怎麼做。法律會給我公道」。

激情會淡,愛情會逝,權益是別人奪不走的。

我不是要鼓吹婚姻制度好棒棒,不婚也很好。婚姻可以給你保障,但你必須負擔同等責任。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承受這份責任,因此要知道自己的人生規劃是什麼,適合什麼。跟著心走,對自己的決定負責。無論結婚與否,都要樂觀走下去。

最後還是那句話,愛情未必能像塑膠一樣永生。想想啊,我也曾經以為我對黎明是真愛,非他不結婚哪(茶)。

言論自由好奢侈

追蹤我很久的人會發現,俺把部落格舊文章全砍了。沒什麼特別原因,就是想一切歸零從頭來過。新家第一篇文章決定寫有關言論自由,因為熱愛寫作的人,最珍惜的莫過於此。

小女子今年三十一歲,中華人民共和國籍,生於上海市南市區。國家九年義務教育,我只享受了五年(可惡)。國小來不及畢業,跟著爹娘移居多倫多。以致中文寫作能力差,還請各位多包涵。高中來到紐約,一直留到了今日。出國這麼多年的最大感悟是,無論是在集權國家還是民主國家,言論自由對我來說都好奢侈。

言論自由是什麼?是我以我個人的認知與知識,認為祖國的霧不是霧,是霾,是空氣污染。我有發表個人認知的自由,沒人能阻擋我。同時黨也有他的自由,他可以反駁我,甚至可以說多吸霾有益身心健康。我尊重反對聲,也尊重洗腦行為。我們彼此都有洗腦群眾的權利,只是力量有差異,那也是我能力不及,甘拜下風。

我唯一反對的是,被剝奪發言權。

常被人問為什麼沒有微博帳號?因為我最在乎的東西,在祖國有被剝奪的可能性。我愛祖國無庸置疑,但對黨的信心還沒有建立起來。而這簡單的一句真心話,發表於微博可能會被刪(哭哭)。沒有人能未經允許刪除俺的文字!沒有人!只有我的貓助理可以誤刪,萌物做什麼都是對的。

當然,離開祖國其他人也不見得就讓我發言。這些年來,我曾多次被網友剝奪發言權,例如「妳這個中國人沒有在臉書發表言論的資格」。恕我無知,原來在臉書發言還要看護照,黨都沒這麼嚴格呢。但大多數網友都是友善的,觀念雖不同卻能彼此尊重。

那麼美國能夠給予我想要的嗎?有些時候我覺得在美國發表意見一點也不自由,旁人不斷干涉我,還往我頭上扣帽子。

「妳支持川普,妳一定沒文化。」
「妳反以色列,代表妳支持納粹,沒人性。」
「妳討厭希拉蕊,妳是阻礙女權運動的兇手!」

幹,說好的言論自由呢?這種狀況在紐約尤為嚴重,彷彿我不偏心民主黨就是罪人。

在美國發表言論不但不自由,還有雙重標準。

有色人種可以大開金髮姑娘無腦玩笑,角色互調就是種族歧視。胖子可以笑瘦子沒胸沒屁股不像個女人甚至還可寫進歌詞在電台無限播放,角色互調就等著吃大便。出社會前長輩說美國人最尊重多元文化了,出社會後發現他們會遞紙條給印度人「請不要帶有味道的食物(咖喱)來公司吃」。出社會前長輩說現今社會男女平等,出社會後收到主管明示「我不管應徵者能力如何,團隊下一個員工必須是女性」。

臣妾好錯亂。可是這些都不打緊,最重要的是,美國再差還是給了我發言權。儘管有被貼標籤的風險,也有被路人拖去埋掉的危險性,但我若是想罵歐巴馬,可以投稿給《紐約時報》。他們不理我,可以投《華爾街日報》。他們也不理我,我還是可以發表在個人臉書上。沒有警察會來麥當勞歡樂送,頂多把我列入反政府觀察對象。老娘講老娘的,礙著誰了?

與其說我追求的是言論自由,不如說現實是殘酷的,紅五類黑五類在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被複製。若此生能有幸擁有發言權,已該知足。因此我要感謝追隨我這麼久的大家,包容我的無知,不介意我的文筆,讓我暢所欲言。

謝謝再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