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住海邊管很寬

請不要增加無效廣告

有些話我憋很久了,如宿便一樣卡在肚子裡很不舒服,今天決定一次清乾淨。這世上有樣東西很邪惡,它打亂我們的生活,它讓我們的錢包破洞,它令許多人失去初心,可偏偏我們又離不開它。它的名字叫「廣告」。我當初為自己取名「廣告小妹」,完全是因為我愛廣告。我懂它的運作機制,我喜歡它背後的創意與數據,它曾是我的信仰。

很多人討厭廣告,巴不得它不存在於這個世界。可是孩子你知道嗎,商業食物鏈中不可缺少廣告,我們的生活也不能沒有它。我們依賴 Google,我們依賴 Facebook,我們依賴新聞媒體,我們身邊有太多美好事物都靠廣告主撐著。科技能發展到今天,廣告功不可沒。沒有商機,我們就沒有創新的動力,不是每個人都想當慈善家。

業界前輩曾說「靠廣告賺錢最後都是趴著賺,毫無尊嚴」,可我每次與新創團隊聊到獲利模式時,他們總會脫口而出「先靠廣告獲利吧」。雖然我認為那是一條很辛苦的路,但商人先要賺到第一筆錢才有力氣思考未來在哪裡。這道理對於內容工作者,更是如此。

化妝才不是基本禮儀呢

女人化妝與否是個人自由,卻在這兩年被鼓吹為「基本禮儀」,好奇妙。不少女性同胞對此感到不滿,認為是雄性動物對於我們的壓迫。我回想了一下,俺每次聽到「妳不覺得化妝是女人必備技能嗎?」、「化妝是禮貌呀,別人看了心情也會好」,這些話都是從女人嘴巴裡吐出來的。

姐妹們,先別忙著往男人頭上扣帽子,咱們的豬隊友也不少。針對「化妝是基本禮儀」這個論點,我挺不以為然。我天生是個商人腦袋,加上個性差。所以,我做出的大多數決定取決於兩件事:老娘心情爽不爽、可以為我帶來什麼利益。

我十八歲學習化妝,自學成材,技術普通卻能達到變臉目標。彩妝品是我的命根子,衣服可以不買,唇膏新貨上架必掃一遍。明知道眼皮上擦了啥牌子的眼影,路人不會知道,可每次試擦新眼影盤心情都很愉悅(老公襪子亂丟都不生氣了呢)。

言論自由好奢侈

追蹤我很久的人會發現,俺把部落格舊文章全砍了。沒什麼特別原因,就是想一切歸零從頭來過。新家第一篇文章決定寫有關言論自由,因為熱愛寫作的人,最珍惜的莫過於此。

小女子今年三十一歲,中華人民共和國籍,生於上海市南市區。國家九年義務教育,我只享受了五年(可惡)。國小來不及畢業,跟著爹娘移居多倫多。以致中文寫作能力差,還請各位多包涵。高中來到紐約,一直留到了今日。出國這麼多年的最大感悟是,無論是在集權國家還是民主國家,言論自由對我來說都好奢侈。
言論自由是什麼?是我以我個人的認知與知識,認為祖國的霧不是霧,是霾,是空氣污染。我有發表個人認知的自由,沒人能阻擋我。同時黨也有他的自由,他可以反駁我,甚至可以說多吸霾有益身心健康。我尊重反對聲,也尊重洗腦行為。我們彼此都有洗腦群眾的權利,只是力量有差異,那也是我能力不及,甘拜下風。

我唯一反對的是,被剝奪發言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