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LG gram 輕巧筆記型電腦開箱! 14 吋能用 21.5 小時電力續航超驚人!

近日帶著我的筆電新歡 LG gram 四處趴趴走,遇到一朋友問說:「妳一設計師,不是該用 Macbook 嗎?」呃,我突然覺得這世界壓根沒有人關心我,不如歸去。本宮已不當設計師,很、久、了!我目前從事公關、行銷產業,因工作需要,一直在尋找適合我的商務機。

我個人挑選商務用筆電有三大需求:極輕便、顏值高、強大續航力;這三點,LG gram都具備了。咱們先來看顏值。這是一個看臉的年代,長得不漂亮假文青我是不能帶它出門的。鐵銀灰色的金屬感,顯得質感超好。但它又不是金屬,重量比金屬輕不少。

別只罵第三者

今天,咱們來聊聊第三者(定義:介入他人婚姻或戀愛關係的人類)。從前我超討厭第三者,最不喜歡的女明星是席曼寧。為什麼不喜歡她呢?因為當年我在加拿大心情很鬱悶,放學回家就追劇。記得那年追的是台劇《危險關係》,男主角是歐陽龍。媽呀,沒料到二十年後我還在追他家的新聞(我是不是很沒長進呀?)(囧)。

歐陽龍飾演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已婚有個女兒。他婚後與前女友席曼寧是工作好夥伴,也是好床伴,下了班會啪啪啪。有次我爹指著電視對我說:「妳瞧,還是我們上海男人好,台灣男人外遇的好多。而且呀,聽說廣告公司那種地方,男女關係複雜」。爹當年應該萬萬想不到,他女兒我長大後不但進了廣告業,還為他找了個台灣女婿(幫爹點根菸)。

順便說一句,不少台灣男人挺好的,顧家能幹愛老婆,不能以偏概全。廣告業也沒傳說中的那麼差,只是爆肝了點。

請不要增加無效廣告

有些話我憋很久了,如宿便一樣卡在肚子裡很不舒服,今天決定一次清乾淨。這世上有樣東西很邪惡,它打亂我們的生活,它讓我們的錢包破洞,它令許多人失去初心,可偏偏我們又離不開它。它的名字叫「廣告」。我當初為自己取名「廣告小妹」,完全是因為我愛廣告。我懂它的運作機制,我喜歡它背後的創意與數據,它曾是我的信仰。

很多人討厭廣告,巴不得它不存在於這個世界。可是孩子你知道嗎,商業食物鏈中不可缺少廣告,我們的生活也不能沒有它。我們依賴 Google,我們依賴 Facebook,我們依賴新聞媒體,我們身邊有太多美好事物都靠廣告主撐著。科技能發展到今天,廣告功不可沒。沒有商機,我們就沒有創新的動力,不是每個人都想當慈善家。

業界前輩曾說「靠廣告賺錢最後都是趴著賺,毫無尊嚴」,可我每次與新創團隊聊到獲利模式時,他們總會脫口而出「先靠廣告獲利吧」。雖然我認為那是一條很辛苦的路,但商人先要賺到第一筆錢才有力氣思考未來在哪裡。這道理對於內容工作者,更是如此。

成功人士的時刻表未必適合你

數年前,我聽了一場演講。演講者是美國時間管理達人,羅拉小姐。羅拉小姐行程表滿滿滿,有四個小孩(聽到四個小孩我已虛脫)。她信奉成功主義,認為時間管理是成功人士之所以成功的基礎功。因此她寫過一本書,《成功人士早餐之前都在做什麼》,訪問了上百位各行各業的佼佼者。

那本書我讀過兩遍,相當精彩,也令人挫敗感很重。就在我蓬頭垢面啃著早餐的同時,書中的成功人士在吃早餐以前已跑步四十分鐘、讀完三份報紙、回覆完重要信件、幫小孩準備好書包。難怪人家一秒鐘幾千萬上下,我還在「老公,菜錢」。

看到這裡,客倌您一定以為我會放下書重新做人,效仿別人五點起床,當個上進好青年。說實話,我嘗試過,清晨只有鳥叫聲陪伴的感覺,真是棒極了(老公未起床,耳根好清淨)。可惜好夢不長,從夜貓子變成小公雞,跟著太陽老公公一起起床真的很痛苦。痛苦程度高低,會直接影響持續性。

為何我又重回部落格的懷抱

2009 年寫部落格至今,部落格很像我的糟糠妻。陪我走過風雨,陪我見證賤人,最終在我找到更年輕貌美的溫柔鄉(臉書粉絲頁)後,慘遭拋棄。臉書在很多方面比部落格表現優秀(而且有新鮮感),這跟男人常覺得外面的野花比家花香一樣。

自從有了新歡臉書後,我的部落格便長期長草缺乏愛的灌溉。幾週前我痛定思痛,洗心革面,重回部落格的懷抱,舊愛還是最美(小聲哼唱)。對於我的這個決定,身邊不少好友感到不解:「人都是向前看的,部落格那過了時的玩意兒,幹嘛還在意?」

不再流行不代表就必死無疑,Slack 紅了那麼久,可 e-mail 也沒死啊!部落格的很多功能是其它社群平台無法兼顧的。例如 SEO(搜尋引擎優化),粉絲團再好用,搜尋引擎還是偏愛部落格多一些。雖說我認為我的文章挺沒營養的,沒必要做優化。不過還是會希望能藉由 Google 大神的力量為我帶來志同道合的新朋友。不是每位網友都有臉書帳號,但網友人人都要用 Google。

化妝才不是基本禮儀呢

女人化妝與否是個人自由,卻在這兩年被鼓吹為「基本禮儀」,好奇妙。不少女性同胞對此感到不滿,認為是雄性動物對於我們的壓迫。我回想了一下,俺每次聽到「妳不覺得化妝是女人必備技能嗎?」、「化妝是禮貌呀,別人看了心情也會好」,這些話都是從女人嘴巴裡吐出來的。

姐妹們,先別忙著往男人頭上扣帽子,咱們的豬隊友也不少。針對「化妝是基本禮儀」這個論點,我挺不以為然。我天生是個商人腦袋,加上個性差。所以,我做出的大多數決定取決於兩件事:老娘心情爽不爽、可以為我帶來什麼利益。

我十八歲學習化妝,自學成材,技術普通卻能達到變臉目標。彩妝品是我的命根子,衣服可以不買,唇膏新貨上架必掃一遍。明知道眼皮上擦了啥牌子的眼影,路人不會知道,可每次試擦新眼影盤心情都很愉悅(老公襪子亂丟都不生氣了呢)。

我的工作狂老公

我有位女性友人,整日抱怨她老公好廢沒有上進心。她語畢換我對她哭訴,班長的工作狂症頭好嚴重。俺認為,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工作狂,不是看他的工作時數有多少,而是取決於他對工作的態度。班長對待他的工作,是用生命在燃燒。

他的職業是商業顧問,專長是銷售策略與數據分析,能言善辯是他的最強技能。這份工作很適合他,充滿挑戰、每天吵架、待遇不差。俺發自內心讚嘆班長的老闆,為我的婚姻做出巨大貢獻。班長每日要講話超過兩萬五千字,不講滿他渾身不舒暢。還好他有工作,不然這兩萬五的字數全都留給我,我一定把他轟出家門。

由於班長的工作性質,必須每週一大清早飛往另一個城市出差,週四半夜回到家。星期天的夜晚,他總會惆悵:「我明天不想上班」。嘴巴是這麼講,可我從沒見過他無故請假,一天病假也不曾請過。「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是要爬起來去上班,吊著點滴開會也沒關係」,班長如是說。

上海人被捧出來的優越感

記得我說過我很珍惜發言權這件事,大多時候言論自由的前提是政治正確,講出口的話要符合普世價值才不會被幹到爆。既然言論自由已經成為奢侈品,我退而求其次,拜託各位把發言權留給我好嗎?可惜事與願違,我常因身份被剝奪發言權。還沒開始筆戰呢,敵方先給我扣帽子:

「妳是中國人,所以妳幫共產黨說話」。
「妳是上海人,所以妳有莫名優越感」。
「妳是紐約人,所以妳不懂人間疾苦」。

俺跟你一樣是地球人啦!

昨晚,我在豆瓣上又被網友扣帽子,奇怪捏。辯論進行十分鐘,我略佔上風,對方突然來一句:「妳是上海人,難怪瞧不起我」。親愛的,你邏輯不好,跟你是外地人沒關係。我不是瞧不起你,純粹是覺得孩子的教育不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