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LG gram 輕巧筆記型電腦開箱! 14 吋能用 21.5 小時電力續航超驚人!

近日帶著我的筆電新歡 LG gram 四處趴趴走,遇到一朋友問說:「妳一設計師,不是該用 Macbook 嗎?」呃,我突然覺得這世界壓根沒有人關心我,不如歸去。本宮已不當設計師,很、久、了!我目前從事公關、行銷產業,因工作需要,一直在尋找適合我的商務機。

我個人挑選商務用筆電有三大需求:極輕便、顏值高、強大續航力;這三點,LG gram都具備了。咱們先來看顏值。這是一個看臉的年代,長得不漂亮假文青我是不能帶它出門的。鐵銀灰色的金屬感,顯得質感超好。但它又不是金屬,重量比金屬輕不少。

江湖傳聞,此機使用「奈米碳鎂合金」打造。別瞧它身形單薄貌似弱不禁風林黛玉,人家可是通過 MIL-STD 810G 七項嚴格測試的呢!耐衝擊、摔落測試、高溫、低溫、高壓、沙塵、震動,鹽霧,感覺我可以幫它報考少林寺十八銅人,還耐重 200 公斤。

這年頭強者無需用體型壯碩來證明自己(我沒有要暗諷館長的意思)(越描越黑),LG gram 韌性強,但體積超薄!究竟有多薄呢?有圖有真相,跟我打算要辦抽獎活動的文青風「線民小本本」三本疊在一起一樣薄。

我知道小夥伴們會說:「薄不代表輕呀!」但它真的很輕,14 吋的甚至只有 995 克,不到一公斤啊客官,大約五分之一個貓助理。帶它出門見客戶除了外型拉風可讓我炫耀外,微重量對我的雙肩負擔也小。之前我用另一款筆電,揹著它有每天在做重訓的感覺。因我有自帶水壺的習慣,水壺裝滿後重量驚人,所以筆電是否輕薄是我極其在乎的。

這是我每日外出工作的裝備,一把傘、一個水壺、一本神探小本本、一台筆電,外加一本書(在咖啡店裝讀書人撩帥大叔用)。假文青我連背包都很堅持用文青牌,Moleskine 的這款背包很實用,客戶見了都稱讚有嘉。 因為背包做得很扁,這樣揹起來比較有型,所以筆電的厚度還需注意。幸好 LG gram是真的很輕薄,不會卡住。

我洽公時需要向客戶做 presentation,也會常有演講、授課的機會,因此接孔配置便成了我會在意的部分。為了做到輕薄,LG gram不意外的犧牲了一些接孔,但跟 Mac 比起來配置依然挺齊全。左側配有電源孔、 HDMI 、 USB 3.0 以及 Type-C。一開始我覺得 Type-C 有點多餘,但聽我一朋友說,此孔還可輸送 4K 影像(喔這個我需要)。

右側有耳機接孔、MicroSD 讀卡機及 USB 3.0 插孔。我的人生不能沒有 MicroSD 讀卡機,工作用的影片、圖片都會用到它。說到耳機接孔,或許是我老派吧,我總覺得自己無法愛上藍芽耳機,沒有線的我用不慣。

給大家看一樣讓我尖叫的玩意兒。超寬大螢幕!!!4K 解析度用來追劇好爽,我人生第一次知道原來宋慧喬也是有毛孔的。極窄邊框把 14 吋螢幕塞進 13 吋的機體內,讓我既能享受大螢幕又不會扛著太大體積筆記外出。

其實我在工作中還是會需要用到設計軟體,螢幕的尺寸便會成為我選擇筆電的重要影響因素之一。

續航力是 LG gram 的主打強項,號稱使用時間可高達 21.5 小時。秉持著神探精神,我決定親自上陣測試去。在此向您解釋一下為啥我會在乎續航力… 請容我先把淚水吞下肚。主因是我的平均每日工時很長,負責的工作內容較多元。除了忙主業客戶交代的事務外,還要寫書稿、接業配案、與線民交流情報、隨時待候老公班長的差遣(昨夜忙了一宿幫他的影片上字幕)。

續航力對我來說格外重要,跑客戶、去咖啡店裝文青、飛機上趕公關稿,總希望它能撐到最後:「筆電同志,您要撐住啊!抗耗電戰爭就要結束,咱們的國家要迎來美好明天了!」如果可以一整天不用充電,對我這個懶得帶充電器的小廢柴來說,是天大的福音。

此次我帶著 LG gram 跨越太平洋,從紐約一路工作到台北,中間睡了八小時午覺(嗯?)。因中途需轉機,我在機場貴賓室裡繼續工作,並向班長彙報此次航班有沒有遇到對手開戰。整段行程結束我抵達桃園機場,一瞧剩餘電力還有 36%。這孩子也太爭氣了!感覺此機很適合班長那種工作狂,反正他不需要睡覺,做簡報就可獲得休息與滿足。

大家都很在意的記憶體容量及規格,老實說我沒有特別去查看,反正我看了也沒懂(自知之明)。它顏值那麼高,內在一定很善良!根據我這些天的使用經驗,LG gram 可讓我同時跑影片剪輯軟體、數據分析軟體 Tableau、修圖軟體、開十個對話視窗(線民很多)、外加 YouTube 播放《甄嬛傳》,順暢得很。江湖也謠傳這台輕薄筆電可是少見能有雙 SSD,最高支援到 1TB 的優秀表現,這就留給懂的人來欣賞(就說了我看了也沒懂)。

最後,再次給您瞧瞧它有多美。攝於北投圖書館,假文青必打卡之地。若真要我說 LG gram 有什麼缺點,那就是若不小心保護容易刮傷。所以請備好保護殼!上次被朋友發現機體表面有一絲刮傷(我明明很保護的啊),眼淚差點飆出來。這麼漂亮的寶貝,要好好愛惜。

*** 本文與 LG 合作 ***

LG gram 官網:http://www.lg.com/tw/laptop

別只罵第三者

今天,咱們來聊聊第三者(定義:介入他人婚姻或戀愛關係的人類)。從前我超討厭第三者,最不喜歡的女明星是席曼寧。為什麼不喜歡她呢?因為當年我在加拿大心情很鬱悶,放學回家就追劇。記得那年追的是台劇《危險關係》,男主角是歐陽龍。媽呀,沒料到二十年後我還在追他家的新聞(我是不是很沒長進呀?)(囧)。

歐陽龍飾演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已婚有個女兒。他婚後與前女友席曼寧是工作好夥伴,也是好床伴,下了班會啪啪啪。有次我爹指著電視對我說:「妳瞧,還是我們上海男人好,台灣男人外遇的好多。而且呀,聽說廣告公司那種地方,男女關係複雜」。爹當年應該萬萬想不到,他女兒我長大後不但進了廣告業,還為他找了個台灣女婿(幫爹點根菸)。

順便說一句,不少台灣男人挺好的,顧家能幹愛老婆,不能以偏概全。廣告業也沒傳說中的那麼差,只是爆肝了點。

好,回到正題。席曼寧演的小三,超級欠打。在歐陽龍提出分手後,居然以綁架他女兒作為報復手段。晚上睡覺我常夢到她的臉,見一次恨一次(演員難為)。某晚,我告訴爹我討厭席曼寧的角色,要不是她,歐陽龍一家不至於如此。真不愧是婚姻過來人,爹回覆說:「就算沒有她,他還是會找別人外遇的。外遇問題的根源從來都不是介入者,而是被介入的兩個人」。

自我結婚後,對這理論特別有感。看了身邊那麼多案例,無論男女,外遇的那一方起手式差不多是這樣:

「都因你長期忽略我,我需要一個懂我的人。」
「是她追求我,我一時忍不住誘惑才鑄成大錯。」
「那一晚我喝多了,接著她就恐嚇我要我負責,我也很無奈。」

怪天怪地靠杯靠母,就是不問問自己有沒有錯。我承認,婚姻出問題,往往不是一個人的責任,雙方都有責任。但是,發生問題要做的是解決問題,不是外遇尋找慰藉吧?有些婚姻問題短時間內解決不了,可朝解決的方向走才是婚姻經營之道。用外遇的方式逃避問題,對外遇對象也非常不公平。很多人甘願做小三,也是聽信了各種「我跟我老婆,已經沒有感情了」。

沒有感情,你還有婚姻責任。如果真的愛一個人,為何忍心讓她當第三者?

我有個姊妹,她爹外遇幾十年,她娘表示委屈:「都是外面那些壞女人拐走妳爸」。我有次聽不下去,對姊妹說:「那些女人壞在哪兒?她們又不是跟妳娘山盟海誓,說一輩子對她不離不棄的人。對她們而言,妳娘就是個礙眼鬼,她們從來沒給過妳娘任何『我會照顧妳』承諾。壞的是妳爹吧,別搞錯對象」。

明知故犯介入別人婚姻的有錯,可是外遇者更混帳一百倍。

許多人會引用《犀利人妻》名言「愛情的世界裡,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但是孩子,婚姻和愛情是兩回事啊!當一段感情關係走到一個地步,早已脫離了愛情範疇,尤其是有了小孩之後。我從來不認為有了小孩應該被綁死,但對婚姻的負責行為應該是先努力解決問題,解決不了便協商分開。分開對彼此或許會更好,該怎麼分怎麼分,但請不要用外遇傷害另一半,也不要讓他人背負起「第三者」的罵名。

我個人很瞧不起一種人,只會追著小三、小王罵(都是別人帶壞我老公、老婆)。有沒有想過直接揍那個真正可惡的王八蛋呢?如果沒有某個人的錯誤行為,哪來的第三者?

請不要增加無效廣告

有些話我憋很久了,如宿便一樣卡在肚子裡很不舒服,今天決定一次清乾淨。這世上有樣東西很邪惡,它打亂我們的生活,它讓我們的錢包破洞,它令許多人失去初心,可偏偏我們又離不開它。它的名字叫「廣告」。我當初為自己取名「廣告小妹」,完全是因為我愛廣告。我懂它的運作機制,我喜歡它背後的創意與數據,它曾是我的信仰。

很多人討厭廣告,巴不得它不存在於這個世界。可是孩子你知道嗎,商業食物鏈中不可缺少廣告,我們的生活也不能沒有它。我們依賴 Google,我們依賴 Facebook,我們依賴新聞媒體,我們身邊有太多美好事物都靠廣告主撐著。科技能發展到今天,廣告功不可沒。沒有商機,我們就沒有創新的動力,不是每個人都想當慈善家。

業界前輩曾說「靠廣告賺錢最後都是趴著賺,毫無尊嚴」,可我每次與新創團隊聊到獲利模式時,他們總會脫口而出「先靠廣告獲利吧」。雖然我認為那是一條很辛苦的路,但商人先要賺到第一筆錢才有力氣思考未來在哪裡。這道理對於內容工作者,更是如此。

讀者不喜歡新聞網站的廣告欄位,更是極其厭惡蓋版廣告。但是廣告是內容工作者的主要收入來源,大多數訂閱制都是宣告失敗的。先趴下去把錢賺了,再想著怎麼站起來。也因為這樣,使得讀者、內容工作者、廣告主之間形成一種互相拉扯的關係。內容工作者靠廣告生存,讀者厭煩廣告,廣告主不能理解為何廣告無效。

說起廣告無效這件事,不得不提我近期發現的一個現象。諸多內容工作者(部落客、YouTuber),會私下呼籲粉絲幫忙點擊站內廣告,或者讓 YouTube 的開頭廣告跑完(跑完才能領錢)。造成大量的無效點擊與無效曝光,讓眾多廣告主利益受損。不少內容工作者將這行為美化為「讀者支持我」,可本質是盜竊啊!

從前,我寫過一篇文章,講述我用剛收到的廣告費資助一位年輕媽媽收養一隻流浪貓的故事。當下我只是想藉由此事告訴大家,別小看區區三千台幣,這錢可以幫浪貓找到家。未曾想,隔天一早我登入後台,發現有兩百多人湧入我的部落格幫忙點擊廣告。我知道讀者是好意,可好心不一定做的都是對的事情。此後,我不敢再分享廣告收入類文章,良心不安。

如果我不想讓廠商佔我便宜,又為何要佔廣告主的便宜?如果我厭惡他人盜用我的文章,又為何要竊取原本不屬於我的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的部落格重新開張後,依然保留了廣告,賺取奶茶錢。我不鼓勵讀者刻意點擊,請真的對廣告內容產生興趣再點擊。

有人問我,廣告收入賺進口袋就好,沒事幹嘛跳出來呼籲這些?好,我來告訴您為什麼。

商業的世界,是環環相扣的,我們每個人都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假設網友 A 點擊一則廣告,八秒後立即跳出視窗,廣告主需要為這個點擊付錢。當網友 B C D E F G H I J K 都這麼做之後,廣告主會召開會議,與團隊成員討論為何跳出率如此之高。但問題是,在無法判斷哪些是無效廣告的情況下,這些數據是錯誤的。

錯誤的數據沒有參考價值。設計師和文案人被懷疑是不是 landing page 沒做好,廣告投放者被質疑工作能力,分析師熬夜趕工做報表,一大票人忙得團團轉只為了幾個點擊。如果不幸,負責這案子的不是甲方而是乙方(代理商),那麼客戶會立即致電窗口大聲訓斥「你們是怎麼辦事的!」。最後的結果很有可能是客戶不再續約,乙方死得不明不白。

您別以為只有廣告業業界人士才會遭殃。在實體店面逐漸式微後,商人紛紛把戰場轉移到網路。競爭激烈,每一家電商都捧著錢求廣告曝光,導致廣告費用水漲船高。一些低利潤的產品、品牌,極有可能因為投下去的廣告帶來無效點擊及曝光,無法轉換成訂單而宣告關門大吉,全體員工回家吃土。這其中還牽扯到上游方、下游方的營利狀況,可能在巷口賣雞腿便當都能感受到「哇靠,最近工廠員工手頭不寬裕都自帶便當齁?」。

您或許認為這扯得有點遠,但在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可以扯這麼遠,比扯鈴還扯。

無效廣告對內容工作者也是一大傷害。如果廣告主不再相信網路廣告減少投放,影響的將會是每一位靠產出內容維生的人。Karma’s a bitch. 初始的貪婪,最終會回饋到自己身上。你有主機費要付,你要花錢買網域名,你需要攝影器材拍影片,那都是你開門做生意的營運成本。粉絲沒有責任為你買單,廣告主更沒有這個責任。

我知道絕大多數讀者厭煩廣告,甚至不少人安裝了 AdBlocker 封鎖一切廣告。您可曾想過,當網路廣告消失的那一天來臨,您是否願意掏錢資助內容工作者?沒有內容工作者,廣告得不到曝光,廣告主的生意從何而來?

當然,廣告主與代理商自身,也要提高廣告質量才不容易引起反感。提高廣告質量的前提是數據的準確度,如果數據顯示六十秒以上的影音廣告不再有人願意看,那麼我們就做短版的。如果數據顯示點擊者進入網站後沒有任何活動就離開,那麼有可能是廣告設計不對造成不小心誤點,又或許是其它環節出了錯,種種可能性都在廣告主腦中徘徊。

為了支持內容工作者而產生的無效廣告,會讓廣告主無法判斷什麼樣的廣告內容令人喜歡,網站又該如何優化才能增加轉換率。廣告很討人厭,但是改善它卻是我們每個人都能做出一點努力。請卸除安裝 AdBlocker、學習欣賞廣告、勿造成無效廣告,讓整個商業大環境變得更好,我們都可以從中受益。

成功人士的時刻表未必適合你

數年前,我聽了一場演講。演講者是美國時間管理達人,羅拉小姐。羅拉小姐行程表滿滿滿,有四個小孩(聽到四個小孩我已虛脫)。她信奉成功主義,認為時間管理是成功人士之所以成功的基礎功。因此她寫過一本書,《成功人士早餐之前都在做什麼》,訪問了上百位各行各業的佼佼者。

那本書我讀過兩遍,相當精彩,也令人挫敗感很重。就在我蓬頭垢面啃著早餐的同時,書中的成功人士在吃早餐以前已跑步四十分鐘、讀完三份報紙、回覆完重要信件、幫小孩準備好書包。難怪人家一秒鐘幾千萬上下,我還在「老公,菜錢」。

看到這裡,客倌您一定以為我會放下書重新做人,效仿別人五點起床,當個上進好青年。說實話,我嘗試過,清晨只有鳥叫聲陪伴的感覺,真是棒極了(老公未起床,耳根好清淨)。可惜好夢不長,從夜貓子變成小公雞,跟著太陽老公公一起起床真的很痛苦。痛苦程度高低,會直接影響持續性。

任何習慣的養成,前提都是 commitment(投入 + 堅持),但每個人的投入成本是不一樣的。就說我吧,我有睡眠障礙,因此我的時間管理哲學不能按照書本知識照做。堅持早起對普通人來說,可能需投入 30% 意志力,可我卻是 120%,同時還要冒著破壞現有治療方案的風險。

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他人的經驗與法則僅供參考,最終需要找到適合自己的管理方式。無論是時間管理、金錢管理、情緒管理,皆是。

人類都有屬於自己的生理時鐘,專家說記憶力最強大的時刻是在清晨,但這理論適用於全地球人類嗎?我的記憶力和專注力如開掛般神展開,是洗澡後的一小時,午睡過後是第二高峰。我會盡力把最傷腦細胞的活兒安排在這兩小時內,再按照其它時間段的精神狀況做安排。俺跟網友筆戰都在睡前完成,療癒完了安心睡覺(有病)。

找出自己開外掛的時間段,比鑽研成功人士幾點起床更重要!

再來說件事,您可曾想過成功的定義是什麼?(這篇文章有簡短描述我個人對於成功的看法)。以普世價值來說,人們心中的成功人士,通常是屬於社經地位較高的,例如郭台銘、蔡依林、聶永真。咱們仔細瞧,其實這三人的屬性很不一樣。

郭台銘負責管理龐大團隊,他的時刻表應該是被會議塞滿;蔡依林是演藝人員,工作內容項目繁多,廣告拍攝、出席活動、演唱會彩排等等;聶永真是創意人,獨自一人埋頭苦幹的時間居多。他們的時間管理理念一定不同,我們能參考的是他們安排時間的邏輯,而不是執行方式。

不少專家推崇改變生活方式、睡眠時間來配合工作職位,可我卻不這麼認為。除非別無選擇,不然一切都是可以調整的。我甚至覺得,我們可以嘗試按照生理時鐘、生活方式,尋找適合自己的工作類型。我認識許多自由工作者,當初辭職都是因為他們想要過另一種生活。家庭主婦學會時間管理,充分利用時間,一樣可以發光發亮。

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活得有效率又快樂,那就是成功。

為何我又重回部落格的懷抱

2009 年寫部落格至今,部落格很像我的糟糠妻。陪我走過風雨,陪我見證賤人,最終在我找到更年輕貌美的溫柔鄉(臉書粉絲頁)後,慘遭拋棄。臉書在很多方面比部落格表現優秀(而且有新鮮感),這跟男人常覺得外面的野花比家花香一樣。

自從有了新歡臉書後,我的部落格便長期長草缺乏愛的灌溉。幾週前我痛定思痛,洗心革面,重回部落格的懷抱,舊愛還是最美(小聲哼唱)。對於我的這個決定,身邊不少好友感到不解:「人都是向前看的,部落格那過了時的玩意兒,幹嘛還在意?」

不再流行不代表就必死無疑,Slack 紅了那麼久,可 e-mail 也沒死啊!部落格的很多功能是其它社群平台無法兼顧的。例如 SEO(搜尋引擎優化),粉絲團再好用,搜尋引擎還是偏愛部落格多一些。雖說我認為我的文章挺沒營養的,沒必要做優化。不過還是會希望能藉由 Google 大神的力量為我帶來志同道合的新朋友。不是每位網友都有臉書帳號,但網友人人都要用 Google。

話說,決定重啓部落格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我覺得「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粉絲團是金窩,可那裡的主人是臉書馬克不是我。YouTube、Instagram、Twitter 是銀窩,但也都不是我的家。人家想改遊戲規則可隨時更改,我若拒絕接受只能滾蛋。今年初臉書演算法大變,觸及率低到谷底,哀號聲遍野。不少人指責馬克「死要錢」,逼著我們花錢下廣告。本宮納悶:「你去別人家裡作客,是還想怎樣?」,馬克也是要養家糊口的好唄?

在社群的世界裡,唯一有點「家的樣子」的,其實只有部落格。我可以在這裡盡情撒野罵髒話(?),誰也管不著。從外太空聊到內子宮,不會有人跳出來指責我「妳更新太頻繁,一直洗我版!」。本姑娘就算一天發表十篇部落格廢文也跟你沒關係!哈哈哈哈哈哈哈(對你做鬼臉)。

另外,部落格對我有重大意義。我的第一個部落格,是班長與我共筆。當時班長離開紐約去上海工作,我們成了遠距離戀愛。為了維繫感情,他提議一起經營部落格,各自紀錄每日生活,貼在部落格分享,讓對方繼續留在自己的生活圈內。可惜我太低估了人類的惰性和祖國的城牆,班長一去上海就以「翻牆不方便」為由,發表了一篇遊記後從此金盆洗手。

WTF?說好的不放棄呢?我一肩扛起寫文重任,從罵電影難看、罵廣告糟糕直到今天得罪全宇宙,常因罵藝人上新聞(這也算一種成長史吧,大家都見證了我的長大)(最好是)。雖然我負能量滿滿,但也有不少人表示,他們開始寫部落格都是因為看了我的文章而有了動力。也想得罪人的動力?

班長昨晚問我:「那妳怎麼區分哪些內容適合發表在部落格,哪些內容適合粉絲團?」。這個簡單呀,時事、引爆文都放粉絲團,跟網友討論是很重要滴,口業大家一起造(?)。萬年老議題,咱們部落格開聊。應該有人發現,部落格我沒有開放留言,原因是俺懶得再管理一個留言區。我每天要工作、孝順貓助理、粉絲團發文回私訊、還有各個信箱。美國時間再多也不夠用。

還記得當年剛開始寫部落格時,某位前輩提點的第一句話是:「妳的部落格內容不要包山包海,選一兩個妳擅長的主題就好」。我將這句話銘記於心,可經過這麼些年,我早已不再是只寫「電影觀後感」或「廣告行銷案例」。人不要把自己侷限在小框框裡,時機到了可以隨心所欲。上一秒聊聊職場文化,下一秒抱怨老公不洗杯子,不覺得很歡樂嗎?

在此,我向各位表示歡迎來信,提供議題靈感,一起討論。我的部落格因你的參與而精彩。

化妝才不是基本禮儀呢

女人化妝與否是個人自由,卻在這兩年被鼓吹為「基本禮儀」,好奇妙。不少女性同胞對此感到不滿,認為是雄性動物對於我們的壓迫。我回想了一下,俺每次聽到「妳不覺得化妝是女人必備技能嗎?」、「化妝是禮貌呀,別人看了心情也會好」,這些話都是從女人嘴巴裡吐出來的。

姐妹們,先別忙著往男人頭上扣帽子,咱們的豬隊友也不少。針對「化妝是基本禮儀」這個論點,我挺不以為然。我天生是個商人腦袋,加上個性差。所以,我做出的大多數決定取決於兩件事:老娘心情爽不爽、可以為我帶來什麼利益。

我十八歲學習化妝,自學成材,技術普通卻能達到變臉目標。彩妝品是我的命根子,衣服可以不買,唇膏新貨上架必掃一遍。明知道眼皮上擦了啥牌子的眼影,路人不會知道,可每次試擦新眼影盤心情都很愉悅(老公襪子亂丟都不生氣了呢)。

化妝就是那麼神奇,足以改變心境。當日眼線畫得囂張點,走路都有風,覺得自己氣場好強大!可是如果我起床氣犯了,一點化妝的動力都沒有,我會問自己:「今天我需要討好誰?」。對,您沒聽錯,我機車難搞,卻也時時想著討好他人。沒辦法,誰叫我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呢?為了五斗米折腰,為了討好客戶陪笑。

陪笑也是要看顏值的好嗎?我要是素顏坐在那兒猛足勁微笑,就以我的長相,客戶心裡會想:「妳還是別笑了吧」。化妝不僅可以討好異性生物,也能搏取同性好感。比男人更愛專注女人裝扮的,是女人自己。面試的時候感受最深刻,從頭看到腳的,都是女性面試官。

尤其是在我這個機八人特別多的廣告業,舉凡指甲、頭髮、高跟鞋,女性同事和客戶都會默默看在眼裡。每次我穿上漂亮衣服上班,第一個注意到的往往是女同事。正妹人人愛,男人對其產生慾望,女人產生的則是欣賞。女人也喜歡跟正妹走得近些,彷彿跟正妹交情好,自己也跟著往上進了一個層級。

因此俺化妝,討好的不只是男人,還為了女人。如果我百般不願化妝,直接就赴約,只有三種可能性:一,我真的遲到了沒時間消耗。二,我們的友情基礎讓我覺得不需要討好你也能自在。三,你不在我的狩獵範圍內(換句話就是,你他媽的不重要啊!)。

基本禮儀是什麼?是為了不打擾彼此定下的軟性規則,例如咳嗽要摀嘴、不要邊走路邊抽菸、狐臭請就醫。素顏打擾了誰?說「化妝是基本禮儀」的男人,真心話是「妳的顏值沒有達到我的最低標準」;說「化妝是基本禮儀」的女人,真心話是「我不想承認我是在討好別人」。

很多人說:「日本、韓國都覺得女人化妝是禮儀!」孩子,那是受到父權文化影響好嗎?「女人生下來就是要討好男人」,本質上還是討好呀!何況,這兩個國家的文化對於美好事物特別執著,不會只要求女性,同時也會要求男性。

某些女人不用化妝就能輕鬆獲得他人喜歡,她或許很有才,她或許很有錢,她或許天生就是美人胚子。可惜我啥都不是,所以我化妝,彩妝品是我的此生摯愛。只是最近我只買無動物實驗產品,選擇性變少,很久沒添購新貨了。

親愛的女孩,如果妳不想化妝就別化妝。假如那些路人、同事、相親男妳壓根沒放在心上,那麼妳長得是方的還是圓的,究竟關他們屁事?

我的工作狂老公

我有位女性友人,整日抱怨她老公好廢沒有上進心。她語畢換我對她哭訴,班長的工作狂症頭好嚴重。俺認為,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工作狂,不是看他的工作時數有多少,而是取決於他對工作的態度。班長對待他的工作,是用生命在燃燒。

他的職業是商業顧問,專長是銷售策略與數據分析,能言善辯是他的最強技能。這份工作很適合他,充滿挑戰、每天吵架、待遇不差。俺發自內心讚嘆班長的老闆,為我的婚姻做出巨大貢獻。班長每日要講話超過兩萬五千字,不講滿他渾身不舒暢。還好他有工作,不然這兩萬五的字數全都留給我,我一定把他轟出家門。

由於班長的工作性質,必須每週一大清早飛往另一個城市出差,週四半夜回到家。星期天的夜晚,他總會惆悵:「我明天不想上班」。嘴巴是這麼講,可我從沒見過他無故請假,一天病假也不曾請過。「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是要爬起來去上班,吊著點滴開會也沒關係」,班長如是說。

他有時週五在家工作,電話會議的過程中,他聚精會神、口沫橫飛。貓助理常被他宏亮的聲音吵得睡不著,敲我房門拜託我收留。為了增加與主管、同事、客戶的辯論勝算,我們週末的夫妻閱讀時間,他看的全是工作相關書籍以及辯論技巧大全。

班長很擅長將工作全方位滲透進生活,例如我們窩在沙發上看 Netflix,《紙牌屋》的邪惡男主角突然來一句:「If i can’t get your loyalty, I will have your obedience.」(如果我得不到你的忠誠,那我就要你順從)。班長立即按暫停,來來回回地重複播放。「我好喜歡這句話,真霸氣,今後我也要對我的下屬這樣。」

我的媽呀,真心為他的下屬感到哀傷。記得有次我們參加他的公司聚會,遇見一位班長的下屬。那孩子很討人喜歡,樣貌清秀,紅脣齒白。要不是本宮身為優良好人妻代表,真想把他吞下肚(喂)。孩子把我拉到一旁,小心翼翼地問:

「您與班長結婚是啥滋味呀?」
「希望他常出差的滋味。幸好,我一週只見他三天。」
「您真好命,我一週見他四天。」

回家路上我勸解班長:「對下屬不要那麼嚴格,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睜開眼睛滿腦子想的都是工作。同事之間,互相尊重學習,多一點寬容下屬會更喜歡你。人在職場混,討人喜歡還是很重要的。」

班長近兩年還是一樣工作狂,但比較人性化了。我們每次見到什麼好吃的,他都會想給客戶、主管、下屬帶一份。他也不再要求共事者必須跟他是同道中人,共同把靈魂獻給工作。每個人喜歡的事物不一樣,有些事情強求不得。

從前他可不是這麼想。他看新聞報導,某孩子因課業壓力大睡不安穩,班長一臉困惑望向我:「讀書為什麼會覺得苦?課業壓力大,認真讀就好了呀。讀書很快樂的,我很喜歡上學」。這邏輯很像我爺爺最熱衷的事情是發表學術論文,他不能理解為啥他的學生都害怕寫論文。我爹最大興趣愛好是背字典,無法理解我背字典怎麼會覺得枯燥乏味。

今後我想出本書,書名都想好了,《與學霸一起生活的苦逼日子》。

上海人被捧出來的優越感

記得我說過我很珍惜發言權這件事,大多時候言論自由的前提是政治正確,講出口的話要符合普世價值才不會被幹到爆。既然言論自由已經成為奢侈品,我退而求其次,拜託各位把發言權留給我好嗎?可惜事與願違,我常因身份被剝奪發言權。還沒開始筆戰呢,敵方先給我扣帽子:

「妳是中國人,所以妳幫共產黨說話」。
「妳是上海人,所以妳有莫名優越感」。
「妳是紐約人,所以妳不懂人間疾苦」。

俺跟你一樣是地球人啦!

昨晚,我在豆瓣上又被網友扣帽子,奇怪捏。辯論進行十分鐘,我略佔上風,對方突然來一句:「妳是上海人,難怪瞧不起我」。親愛的,你邏輯不好,跟你是外地人沒關係。我不是瞧不起你,純粹是覺得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看來生在上海是原罪,世人對我們偏見不少。可我想起曾經聽過的一句話:「嚴重偏見的存在,除了檢討他人,也該檢討自己」。我摸著良心捫心自問,若要否認上海人沒有優越感,那是騙人的。我們為啥會覺得自己特別屌?本宮思考了一下原因。

首先,不少老鄉認為上海人是摩登的代名詞,有品味有文化跟那些外地人不是同一個檔次。上海是中國最早的通商港岸,最早接受西方文化的城市。套用一句我爹的話:「夜上海歌舞昇平的時候,香港還不知在幹嘛呢!」。言語之間,滿滿的都是身為上海人的傲氣。

但是爹還說了:「上海的先進,除了早期資本主義鼓舞著我們競爭、努力外,很大一部分靠的是地理位置佳」。這跟買房是同樣的道理,地理位置決定了一切。假如我們四面環山,我們還能洋派嗎?

接下來我想談談價值觀。根據很多人的價值觀,洋派就是好。例如周立波的咖啡大蒜論:「我們是喝咖啡的,你們是吃大蒜的。」咖啡比較高尚的論點,也是被西方人洗腦洗出來的。大蒜就從營養價值來說,遠超於咖啡。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一位上海老鄉跟外地人吵架:「當你還在騎毛驢的時候,老子已經有車了!」會以代步工具當攻擊點,是建立於「開車一定比騎毛驢好」的觀念上。雖然坐車裡比騎毛驢舒服多了,但不代表就可以合理化攻擊行為。「我比你有錢,所以你比我差」,那是很單薄的價值觀。

每個人的價值觀都該被尊重,但是我認為價值觀應該是多面向而不是單面向的。上海西化的早、比其它城市先進。導致不只是上海人,其餘中國人、國際間,都認為這是「美好」的象徵。說到底,上海人的優越感,是由整顆地球一起堆積出來。迪士尼選擇了上海、一堆知名外企選擇了上海、黨中央把大量資源給了上海。

當外人批評上海人不該有優越感的時候,上海人納悶了:「不是你們說,有錢的是大爺嗎?」。大爺一定會自我感覺過度良好。只要地球人的價值觀都建立於資源多寡時,相信我,上海人的優越感必然不會消失。

我們比外地人有文化,那是我們教育資源多;我們的城市比外地先進,那是我們國家資源多;我們比外地人有品味,品味是靠錢砸出來的;我們比外地人有素質,素質是在脫離貧窮後日積月累而來的;我們比外地人有遠見,還是他媽的因為資源多。

上一次我與城邦老大何飛鵬社長見面時,他問我是否還了解中國,畢竟我離開時只有十歲。老實說,我是離開中國後才開始了解祖國的。小時候大人每天灌輸我「全中國上海最棒」、「外地人如何如何不好」。別說農村人了,連隔壁蘇北人在我們眼裡都是垃圾。只要對方講上海話有口音,大人會把我拉遠遠的:「妳別跟他玩」。

一出國,我才發現原來中國那麼大!外地人不是傳說中的不好,他們只是比較缺資源。撇開資源這個層面,我覺得我很多地方還不如別人呢!我不及我的福建同學吃苦耐勞,我不如我的廣東農村朋友孝順,我也沒有東北朋友敢衝敢幹的精神。於是我學會了謙虛,放下了我的優越感。

放下優越感沒有那麼容易。只要還生活在中國、生活在上海,這個觀念就很難改變。當全中國人民都以金錢至上,只在乎物質不在乎靈魂,那麼上海人還是會繼續眼睛長在頭頂上。那都是你們捧出來的啊!!我們需要從下一代著手,讓他們知道,吃大蒜和喝咖啡沒有高低之分,純屬個人喜好、飲食文化。

至於上海人排外,那是另一個故事。有人敲碗,我再寫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