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住海邊管很寬

請不要增加無效廣告

有些話我憋很久了,如宿便一樣卡在肚子裡很不舒服,今天決定一次清乾淨。這世上有樣東西很邪惡,它打亂我們的生活,它讓我們的錢包破洞,它令許多人失去初心,可偏偏我們又離不開它。它的名字叫「廣告」。我當初為自己取名「廣告小妹」,完全是因為我愛廣告。我懂它的運作機制,我喜歡它背後的創意與數據,它曾是我的信仰。

很多人討厭廣告,巴不得它不存在於這個世界。可是孩子你知道嗎,商業食物鏈中不可缺少廣告,我們的生活也不能沒有它。我們依賴 Google,我們依賴 Facebook,我們依賴新聞媒體,我們身邊有太多美好事物都靠廣告主撐著。科技能發展到今天,廣告功不可沒。沒有商機,我們就沒有創新的動力,不是每個人都想當慈善家。

業界前輩曾說「靠廣告賺錢最後都是趴著賺,毫無尊嚴」,可我每次與新創團隊聊到獲利模式時,他們總會脫口而出「先靠廣告獲利吧」。雖然我認為那是一條很辛苦的路,但商人先要賺到第一筆錢才有力氣思考未來在哪裡。這道理對於內容工作者,更是如此。

讀者不喜歡新聞網站的廣告欄位,更是極其厭惡蓋版廣告。但是廣告是內容工作者的主要收入來源,大多數訂閱制都是宣告失敗的。先趴下去把錢賺了,再想著怎麼站起來。也因為這樣,使得讀者、內容工作者、廣告主之間形成一種互相拉扯的關係。內容工作者靠廣告生存,讀者厭煩廣告,廣告主不能理解為何廣告無效。

說起廣告無效這件事,不得不提我近期發現的一個現象。諸多內容工作者(部落客、YouTuber),會私下呼籲粉絲幫忙點擊站內廣告,或者讓 YouTube 的開頭廣告跑完(跑完才能領錢)。造成大量的無效點擊與無效曝光,讓眾多廣告主利益受損。不少內容工作者將這行為美化為「讀者支持我」,可本質是盜竊啊!

從前,我寫過一篇文章,講述我用剛收到的廣告費資助一位年輕媽媽收養一隻流浪貓的故事。當下我只是想藉由此事告訴大家,別小看區區三千台幣,這錢可以幫浪貓找到家。未曾想,隔天一早我登入後台,發現有兩百多人湧入我的部落格幫忙點擊廣告。我知道讀者是好意,可好心不一定做的都是對的事情。此後,我不敢再分享廣告收入類文章,良心不安。

如果我不想讓廠商佔我便宜,又為何要佔廣告主的便宜?如果我厭惡他人盜用我的文章,又為何要竊取原本不屬於我的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的部落格重新開張後,依然保留了廣告,賺取奶茶錢。我不鼓勵讀者刻意點擊,請真的對廣告內容產生興趣再點擊。

有人問我,廣告收入賺進口袋就好,沒事幹嘛跳出來呼籲這些?好,我來告訴您為什麼。

商業的世界,是環環相扣的,我們每個人都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假設網友 A 點擊一則廣告,八秒後立即跳出視窗,廣告主需要為這個點擊付錢。當網友 B C D E F G H I J K 都這麼做之後,廣告主會召開會議,與團隊成員討論為何跳出率如此之高。但問題是,在無法判斷哪些是無效廣告的情況下,這些數據是錯誤的。

錯誤的數據沒有參考價值。設計師和文案人被懷疑是不是 landing page 沒做好,廣告投放者被質疑工作能力,分析師熬夜趕工做報表,一大票人忙得團團轉只為了幾個點擊。如果不幸,負責這案子的不是甲方而是乙方(代理商),那麼客戶會立即致電窗口大聲訓斥「你們是怎麼辦事的!」。最後的結果很有可能是客戶不再續約,乙方死得不明不白。

您別以為只有廣告業業界人士才會遭殃。在實體店面逐漸式微後,商人紛紛把戰場轉移到網路。競爭激烈,每一家電商都捧著錢求廣告曝光,導致廣告費用水漲船高。一些低利潤的產品、品牌,極有可能因為投下去的廣告帶來無效點擊及曝光,無法轉換成訂單而宣告關門大吉,全體員工回家吃土。這其中還牽扯到上游方、下游方的營利狀況,可能在巷口賣雞腿便當都能感受到「哇靠,最近工廠員工手頭不寬裕都自帶便當齁?」。

您或許認為這扯得有點遠,但在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可以扯這麼遠,比扯鈴還扯。

無效廣告對內容工作者也是一大傷害。如果廣告主不再相信網路廣告減少投放,影響的將會是每一位靠產出內容維生的人。Karma’s a bitch. 初始的貪婪,最終會回饋到自己身上。你有主機費要付,你要花錢買網域名,你需要攝影器材拍影片,那都是你開門做生意的營運成本。粉絲沒有責任為你買單,廣告主更沒有這個責任。

我知道絕大多數讀者厭煩廣告,甚至不少人安裝了 AdBlocker 封鎖一切廣告。您可曾想過,當網路廣告消失的那一天來臨,您是否願意掏錢資助內容工作者?沒有內容工作者,廣告得不到曝光,廣告主的生意從何而來?

當然,廣告主與代理商自身,也要提高廣告質量才不容易引起反感。提高廣告質量的前提是數據的準確度,如果數據顯示六十秒以上的影音廣告不再有人願意看,那麼我們就做短版的。如果數據顯示點擊者進入網站後沒有任何活動就離開,那麼有可能是廣告設計不對造成不小心誤點,又或許是其它環節出了錯,種種可能性都在廣告主腦中徘徊。

為了支持內容工作者而產生的無效廣告,會讓廣告主無法判斷什麼樣的廣告內容令人喜歡,網站又該如何優化才能增加轉換率。廣告很討人厭,但是改善它卻是我們每個人都能做出一點努力。請卸除安裝 AdBlocker、學習欣賞廣告、勿造成無效廣告,讓整個商業大環境變得更好,我們都可以從中受益。

化妝才不是基本禮儀呢

女人化妝與否是個人自由,卻在這兩年被鼓吹為「基本禮儀」,好奇妙。不少女性同胞對此感到不滿,認為是雄性動物對於我們的壓迫。我回想了一下,俺每次聽到「妳不覺得化妝是女人必備技能嗎?」、「化妝是禮貌呀,別人看了心情也會好」,這些話都是從女人嘴巴裡吐出來的。

姐妹們,先別忙著往男人頭上扣帽子,咱們的豬隊友也不少。針對「化妝是基本禮儀」這個論點,我挺不以為然。我天生是個商人腦袋,加上個性差。所以,我做出的大多數決定取決於兩件事:老娘心情爽不爽、可以為我帶來什麼利益。

我十八歲學習化妝,自學成材,技術普通卻能達到變臉目標。彩妝品是我的命根子,衣服可以不買,唇膏新貨上架必掃一遍。明知道眼皮上擦了啥牌子的眼影,路人不會知道,可每次試擦新眼影盤心情都很愉悅(老公襪子亂丟都不生氣了呢)。

化妝就是那麼神奇,足以改變心境。當日眼線畫得囂張點,走路都有風,覺得自己氣場好強大!可是如果我起床氣犯了,一點化妝的動力都沒有,我會問自己:「今天我需要討好誰?」。對,您沒聽錯,我機車難搞,卻也時時想著討好他人。沒辦法,誰叫我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呢?為了五斗米折腰,為了討好客戶陪笑。

陪笑也是要看顏值的好嗎?我要是素顏坐在那兒猛足勁微笑,就以我的長相,客戶心裡會想:「妳還是別笑了吧」。化妝不僅可以討好異性生物,也能搏取同性好感。比男人更愛專注女人裝扮的,是女人自己。面試的時候感受最深刻,從頭看到腳的,都是女性面試官。

尤其是在我這個機八人特別多的廣告業,舉凡指甲、頭髮、高跟鞋,女性同事和客戶都會默默看在眼裡。每次我穿上漂亮衣服上班,第一個注意到的往往是女同事。正妹人人愛,男人對其產生慾望,女人產生的則是欣賞。女人也喜歡跟正妹走得近些,彷彿跟正妹交情好,自己也跟著往上進了一個層級。

因此俺化妝,討好的不只是男人,還為了女人。如果我百般不願化妝,直接就赴約,只有三種可能性:一,我真的遲到了沒時間消耗。二,我們的友情基礎讓我覺得不需要討好你也能自在。三,你不在我的狩獵範圍內(換句話就是,你他媽的不重要啊!)。

基本禮儀是什麼?是為了不打擾彼此定下的軟性規則,例如咳嗽要摀嘴、不要邊走路邊抽菸、狐臭請就醫。素顏打擾了誰?說「化妝是基本禮儀」的男人,真心話是「妳的顏值沒有達到我的最低標準」;說「化妝是基本禮儀」的女人,真心話是「我不想承認我是在討好別人」。

很多人說:「日本、韓國都覺得女人化妝是禮儀!」孩子,那是受到父權文化影響好嗎?「女人生下來就是要討好男人」,本質上還是討好呀!何況,這兩個國家的文化對於美好事物特別執著,不會只要求女性,同時也會要求男性。

某些女人不用化妝就能輕鬆獲得他人喜歡,她或許很有才,她或許很有錢,她或許天生就是美人胚子。可惜我啥都不是,所以我化妝,彩妝品是我的此生摯愛。只是最近我只買無動物實驗產品,選擇性變少,很久沒添購新貨了。

親愛的女孩,如果妳不想化妝就別化妝。假如那些路人、同事、相親男妳壓根沒放在心上,那麼妳長得是方的還是圓的,究竟關他們屁事?

言論自由好奢侈

追蹤我很久的人會發現,俺把部落格舊文章全砍了。沒什麼特別原因,就是想一切歸零從頭來過。新家第一篇文章決定寫有關言論自由,因為熱愛寫作的人,最珍惜的莫過於此。

小女子今年三十一歲,中華人民共和國籍,生於上海市南市區。國家九年義務教育,我只享受了五年(可惡)。國小來不及畢業,跟著爹娘移居多倫多。以致中文寫作能力差,還請各位多包涵。高中來到紐約,一直留到了今日。出國這麼多年的最大感悟是,無論是在集權國家還是民主國家,言論自由對我來說都好奢侈。

言論自由是什麼?是我以我個人的認知與知識,認為祖國的霧不是霧,是霾,是空氣污染。我有發表個人認知的自由,沒人能阻擋我。同時黨也有他的自由,他可以反駁我,甚至可以說多吸霾有益身心健康。我尊重反對聲,也尊重洗腦行為。我們彼此都有洗腦群眾的權利,只是力量有差異,那也是我能力不及,甘拜下風。

我唯一反對的是,被剝奪發言權。

常被人問為什麼沒有微博帳號?因為我最在乎的東西,在祖國有被剝奪的可能性。我愛祖國無庸置疑,但對黨的信心還沒有建立起來。而這簡單的一句真心話,發表於微博可能會被刪(哭哭)。沒有人能未經允許刪除俺的文字!沒有人!只有我的貓助理可以誤刪,萌物做什麼都是對的。

當然,離開祖國其他人也不見得就讓我發言。這些年來,我曾多次被網友剝奪發言權,例如「妳這個中國人沒有在臉書發表言論的資格」。恕我無知,原來在臉書發言還要看護照,黨都沒這麼嚴格呢。但大多數網友都是友善的,觀念雖不同卻能彼此尊重。

那麼美國能夠給予我想要的嗎?有些時候我覺得在美國發表意見一點也不自由,旁人不斷干涉我,還往我頭上扣帽子。

「妳支持川普,妳一定沒文化。」
「妳反以色列,代表妳支持納粹,沒人性。」
「妳討厭希拉蕊,妳是阻礙女權運動的兇手!」

幹,說好的言論自由呢?這種狀況在紐約尤為嚴重,彷彿我不偏心民主黨就是罪人。

在美國發表言論不但不自由,還有雙重標準。

有色人種可以大開金髮姑娘無腦玩笑,角色互調就是種族歧視。胖子可以笑瘦子沒胸沒屁股不像個女人甚至還可寫進歌詞在電台無限播放,角色互調就等著吃大便。出社會前長輩說美國人最尊重多元文化了,出社會後發現他們會遞紙條給印度人「請不要帶有味道的食物(咖喱)來公司吃」。出社會前長輩說現今社會男女平等,出社會後收到主管明示「我不管應徵者能力如何,團隊下一個員工必須是女性」。

臣妾好錯亂。可是這些都不打緊,最重要的是,美國再差還是給了我發言權。儘管有被貼標籤的風險,也有被路人拖去埋掉的危險性,但我若是想罵歐巴馬,可以投稿給《紐約時報》。他們不理我,可以投《華爾街日報》。他們也不理我,我還是可以發表在個人臉書上。沒有警察會來麥當勞歡樂送,頂多把我列入反政府觀察對象。老娘講老娘的,礙著誰了?

與其說我追求的是言論自由,不如說現實是殘酷的,紅五類黑五類在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被複製。若此生能有幸擁有發言權,已該知足。因此我要感謝追隨我這麼久的大家,包容我的無知,不介意我的文筆,讓我暢所欲言。

謝謝再謝謝。